//百度统计
海创云视野

为您传递最新政策、行业资讯、干货分享,不妨来充个电吧

5G之城武汉,已经准备好了

2019-03-12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网络

对着视频画面,在操作器上松手刹、踩油门、打方向盘……坐在室内远程驾驶舱,驾驶员通过5G网络远程操控,屏幕画面显示,3公里外的东风风神AX7无人驾驶汽车在毫秒间同步完成加速、转向等操作,几乎没有网络延迟。

以上是发生在武汉市东风汽车公司技术中心园区里的一幕,这里有湖北首个LTE-V/5G车联网基站示范区,13个5G基站已经搭建完成。最新消息透露,MiniBus无人驾驶车今年也将在这里试运行。

没有车联网就不可能实现无人驾驶,而车联网的真正建立必须依靠5G通信。

早在2015年,中国移动便瞄准了中国车联网市场,联合德国电信在上海自贸区内成立合资公司中移德电。但由于4G网络的局限性,合资公司并没有特别亮眼的成绩。去年年中,中国移动购买了中移德电中德方的全部股份,并整合政企分公司的部分部门,成立新的车联网全资子公司中移智行。

不管是曾经的中移德电,还是现在的中移智行,都将最核心的研发团队放在了武汉。

放眼全国,武汉是为数不多的被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家运营商均看中,并列为5G试点的城市。据有关部门介绍,截至2018年底,武汉市已累计建成5G试验基站188个。

“在所有试点城市中,无论是5G网络建设的启动时间,还是建设进展,武汉都排在第一方阵。”武汉市网信办信息资源管理处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。

那么,5G时代的来临,将给武汉带来什么?

什么是5G

5G和4G的区别可不是“啊~啊~啊~5G,你比4G多一G”那么简单,别看数字只是加了一位,带来的变化却是量级的。1G时我们用手机打电话,2G时我们能互发短信、看文字信息,3G时上网看图片,而4G时我们看视频和直播,从1G到4G,不仅信号越来越好,安全性越来越高,上网也越来越快了。

那么5G会比4G牛多少?根据国际通信标准组织3GPP的定义,5G将带来三大颠覆性的变化——

大带宽:下载速率理论值将达到每秒10GB,将是当前4G上网速率的100倍。

低延时:5G的理论延时是1ms,是4G延时的几十分之一,基本达到了准实时的水平。

广连接:5G单通信小区可以连接的物联网终端数量理论值将达到百万级别,是4G的十倍以上。

由于通讯技术具有基础性的特点,因此它的任何微小进步带来的影响都是巨大的。

“大众个人通信角度的5G,其实只要网络搭建好了,手机用户就都可以用起来,而且资费肯定比4G要便宜。”武汉市网信办工作人员介绍,对于运营商来说,他们是要借助5G平台来深入其他行业,这是一个探索性的工作。

比如AI技术,在5G的加持下,运算和数据传输的速率会大大提升,机器人将可以实现随时随地与云端交互,这使得AI机器人会更广泛地应用于制造、医疗、建筑、服务、家庭等场景,真正广阔地应用于社会生产与普通人的生活。

再比如VR/AR技术与全息通信。虽然现在已经部分应用,但因为传输速率不够,体验并不好,经常出现卡顿、模糊甚至让人晕眩。如果有了5G,速率提高,360°的画面都能够清晰而稳定地呈现,用户就能真正体会到“远隔万里却身临其境”的神奇。

据全球移动供应商协会GSA统计,截至2018年11月底,全球192个运营商已经进行5G相关的演示、测试与试验,46个国家和地区的80个运营商已经宣布在2019年到2022年之间提供5G商用服务。中国计划将在2019年实现5G试商用,2020年正式商用。

武汉已经迈出了一大步。

2018年2月1日,武汉移动首个5G试验站建成,5G技术在全国率先进入规模试验;9月30日,武汉联通成功打通全省第一个5G电话。截至2018年底,三大运营商在武汉共建成5G试验基站188个,5G试验网络初具规模。

全国比较来看,除深圳在2017年底便建成全国首个5G基站外,绝大多数试点城市的建网速度比武汉落后了3-6个月。

武汉移动公司网络部工程师王勇介绍,由于5G网络还处于试验阶段,没有规模化商用,所以现在的5G基站仍在4G网络下运行,但基站通信容量翻了3倍,可支持3600人同时上传下载数据,每个人的下载速度可达4G网络的峰值100Mb/秒,下载一部1.2G的高清电影,用时不到2分钟。

未进行5G化改造的4G基站数据就黯淡得多。普通4G基站最多能保障1200名用户通信服务,其中420名用户手机网速能达到1Mb/秒,与3G网速差不多。如果用户数量超出基站负载,部分用户的手机网速会跌成2G,不到64Kb/秒。

三大运营商在武汉开展5G试点

截至目前,中国联通已在全国17个城市部署了600多个基站。不同城市在试点上也各有侧重,比如,沈阳侧重工业控制、青岛聚焦智慧港口、上海侧重边缘计算、杭州聚焦电子商务、深圳侧重智慧金融、广州主打智慧物流、北京和雄安则分别侧重智慧奥运和智慧城市。

中国移动也在17个城市进行测试,其中,在杭州、上海、广州、苏州、武汉5城开展了规模试验,在北京、成都、深圳、青岛、天津、福州、南京、贵阳、沈阳、郑州、温州、宁波12个城市开展了应用示范。

中国电信则在上海、苏州、成都、兰州、深圳、雄安等试点城市开展了5G的组网测试与创新示范。

实际上,由于各地对快速部署5G网络的积极性非常高,5G网络在更多地区组网测试的消息也频频传出,令人应接不暇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12月底,已有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广西、江苏、浙江、河南、山东、四川、湖北、宁夏、安徽等20余省市开始了5G的组网测试。

“2019年武汉要举办世界军运会,政府计划要打造5G军运,所以2019年武汉的5G建网步伐应该会比较快,计划在军运会上启动5G试商用。”武汉市网信办工作人员介绍,在5G领域,各行业的发展速度其实还不太一致,比如几家手机厂商都计划在2019年下半年或者年底才推出5G手机,所以军运会上指望大家都用上5G手机也不大现实。会场会搭建一些大型的展区,让市民在5G网络下体验场景。

据了解,根据各自不同的需求,运营商目前在武汉选择了不同的区域来试点,比如武汉移动主要在光谷、江滩,武汉联通则重点选择了汤逊湖、沌口等区域。按照部署,到2020年,武汉市将完成5G组网、建设、优化、运营等内容研究和验证,形成完整的商用技术体系,具备商用运营条件。

不过,在5G基站的铺设中,运营商也遇到了一些困难。

“技术特性决定了5G基站会比4G更多更密一些,很多市民对基站建设比较抵触,所以就出现了很多‘疑难站’。为此,武汉市2018年专门出台了《武汉市5G基站规划建设实施方案》,并成立工作小组,花了很大力气来解决疑难站的问题,耐心做好群众工作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2018年武汉市网信办成功解决建设维系疑难站点共592个。“站点铺好了,将来挂设备就容易了。”

此外,目前产业链还不是很成熟,虽然5G基站主打小型化、微型化,但由于设备还没有大规模生产,所以现在5G设备反而比4G还大很多。“这是很矛盾的地方。形成规模效应之后,才会把产品做得更小,把各种功能都集成到一起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将来5G会更倾向于利用现有的路灯、公安监控等搭建小型基站,2018年武汉市网信办也花了很大力气,推动公安、交管、电力、路灯、公交、园林等部门与铁塔公司签订资源共享协议。

第五大系统级设备商在武汉

众所周知,5G有着色彩斑斓的未来,其大规模部署最大的难题不在于技术,而在于成本与收益。参与方资产负债表上的数字或将左右5G真实的推进速度。

“我个人认为,通信技术发展一般都是设备商带动的,因为他们要卖设备,就必须不断推进新技术。5G的很多示范,都是设备商带着运营商在做。”上述工作人员说。

武汉市网信办信息产业处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,在湖北,目前只有中国信科集团旗下的武汉虹信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武汉虹信”)、武汉凡谷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武汉凡谷”)等极少数几家公司在研发和生产5G设备。

其中,中国信科集团由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(烽火系)与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(大唐系),于2018年7月重组成立。在中国信科集团内部,除了原邮科院的子公司武汉虹信以外,主要由大唐移动来负责推动5G技术的商用和相关硬件设备的研发。

“武汉凡谷在3G、4G时代就是做移动通信天线里的天馈系统的,现在基本也还是在做5G设备相关的(天馈系统),是一种元器件。”上述负责人坦言,武汉企业在5G系统级设备上肯定做不过华为、中兴,只能排在这些头部企业后面。

根据IMT-2020(5G)推进组正式公布的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的第三阶段测试结果,华为、中兴、爱立信、诺基亚和中国信科集团是排名前五的系统级设备商。

资本市场是最敏感的,5G话题持续火爆,5G概念股票也被炒作了一轮又一轮。据支点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目前至少有光迅科技、ST凡谷、烽火通信、长飞光纤、三环集团等多家湖北上市企业涉及5G概念,这些企业分别生产射频器件、光模块、光纤光缆、电子陶瓷等5G产业相关配件。

“做5G集成应用的武汉企业就非常多了。5G通信的应用重点肯定不是打电话,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互联,而应该是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联。在这方面,目前全国企业的水平都差不多,这也意味着武汉企业有机会抢占先机。”上述负责人说,如果哪家运营商说自己的5G战略是重点面向个人用户的,那基本就要失败了。

5G应用在武汉

武汉市网信办信息资源管理处负责人也持这样的观点,“5G的特点就是高带宽低时延,更适合用于工业,让机器的精密程度更高。对个人的吸引力反而没有那么大,除非未来开发出必须在5G状态下才能使用的有刚性需求的应用,个人消费者才会去大量更换5G手机。”

记者通过采访发现,多数手机用户对目前的4G通信比较满意,认为其完全能满足自己的通话、上网需求。

“5G技术的应用重点应该是车联网和工业互联网。工业比较发达的地区,5G应用的规模会更大,比如江苏、广东一定会是将来5G应用发展最好的地区。湖北的工业还是以传统工业为主,数字化转型的节奏对比江苏、广东等省份还是慢一些。”该负责人说,现在都在喊高质量发展、转型升级,但企业与企业之间、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距是不可否认的,5G时代的弯道超车会更难。

根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给出的描述,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以机器、原材料、控制系统、信息系统、产品以及人之间的网络互联为基础,通过对工业数据的全面深度感知、实时传输交换、快速计算处理和高级建模分析,实现智能控制、运营优化和生产组织方式变革。而实现这一切的基础便是稳定高效的5G通信环境。

上海、江苏、浙江等地区,已经在2018年前后提出了十万企业“上云”计划。而湖北提出的计划是,两年内推动三万企业“上云”,地区之间还是有不小差距,这跟各地的工业基础有关。

支点财经记者获悉,湖北省经信委等部门,也计划通过完善配套服务、建立激励机制、加强人才培养等方式,鼓励湖北企业“上云”。

在武汉,做5G集成应用的企业更是数不胜数。

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,飔拓·武汉泰迪智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人工智能软件开发的企业,为聊天机器人、工业机器人、导购机器人、玩具机器人等各类实体或虚拟机器人提供“智商”,实现人机交互。“目前,无论是服务机器人,还是工业机器人,都没有摆脱WIFI的束缚,因为现在移动通信速度不够快。”公司董事长李成华介绍,WIFI网络最大的问题是传输距离有限,只有几十米的距离,导致机器人产品就像“内向的孩子”,根本不敢走出家门看外面的世界。一旦武汉5G网络建成,对武汉光谷地区人工智能企业来说就会是重大机遇,开发“能出远门”的机器人产品已进入公司项目规划。

在车联网领域,中移智行的一位技术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,半年多来,中移智行已经联合40多家单位成立了5G自动驾驶联盟,并成功举办了上万人参与的5G自动驾驶峰会。在湖北,除了将公司的研发部门放在武汉外,还在襄阳成立了5G自动驾驶研究基地。

5G商用前夜,机会总会留给做足准备的人。武汉,准备好了。